欢迎光临武汉月嫂网
加入收藏夹 | English
当前位置:主页>月嫂新闻>
武汉月嫂行业管理混乱 拿布娃娃练几天即上岗
来源:  作者:
孩子生下来,年轻的妈妈没有育儿经验,一时间手忙脚乱;年轻的爸爸工作繁忙,也不可能有太多时间搭个帮手。于是,专门照料婴儿的月嫂行业应运而生。今 天,江城大大小小的家政公司,几乎都挂出了提供月嫂服务的招牌。 不过,上月发生的一起两家公司争夺一个客户的事情,却让人看到了江城月嫂市场的管理缺失。 4月16日,湖北省妇幼保健院产科病房,刚产下小宝宝的产妇刘云(化名)急于找一名月嫂,便按照家人从外面带进来的传单上的电话,分别向洪山区某月嫂 公司和青山区某家政公司咨询,希望找一名“靠得住”的月嫂。 当天下午1时左右,两家公司的人都来到了刘云的产房,向她推荐各自的月嫂。一个称,他们的月嫂经过培训,有资格证,还有“星级月嫂”。另一个说,自 己公司的月嫂都是手把手教出来的,价格比较合理,可以先试用。 争相推荐中,两家公司当着刘云的面争吵起来。洪山公司说青山公司的月嫂没有从业资格证,是伪劣品;青山公司则指责洪山公司的月嫂证件是假的……最 后,医院管理人员只得将吵闹不已的双方“请”下了楼。 在省妇幼保健院门诊大楼前,青山公司的刘经理愤愤不平地向记者抱怨:现在不少月嫂公司的证件都是自己制作的,或者花钱买的,根本没有含金量,她不 屑于为员工办这种证。但消费者对此并不知情,都愿意请有“证”的,吃亏大了! 当月嫂,难道就不需要准入门槛吗?刘经理说,哪有什么门槛?生过孩子的就可以当月嫂!当月嫂就像养“第二个孩子”、“第三个孩子”……两年前,她 本人就是这样入行的。现在,保姆转行做月嫂的现象非常普遍,年龄从30岁到50来岁不等,学历以初中、小学为主。至于所谓“初级月嫂”、“中级月嫂”、“ 高级月嫂”、“星级月嫂”等级别划分,也是公司内部根据服务人员的工作年限自行评定的。 “拿个布娃娃练几天”就可上岗 月嫂市场是否真像刘经理所说的那样混乱?连日来,记者走访了10多家家政公司及相关管理部门。 在武昌、汉口、青山,记者发现,不少提供月嫂业务的公司仅凭一间办公室、一张桌子、一部电话就可以招揽生意,有的甚至没有固定的办公地点,仅靠网 上操作。租住在洪山区的谢女士表示,她在家政公司学过几天,所谓学习,其实就是拿个布娃娃练几天。后来有人请月嫂,她就被推荐上岗了。 当月嫂,究竟有没有准入门槛?武汉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政策法规处副处长彭燕娥介绍说,国家职业目录里没有月嫂这个职业,与此相类似的只有育婴师, 所以没有关于月嫂的行业标准。“育婴师和月嫂的概念是不一样的。”省妇幼保健院社区家庭保健部主任郑曼珍说,从专业角度讲,月嫂的服务时间应从产妇休 产假开始,直到孩子满月为止;育婴师则应承担孩子满月—3岁的教育与看护。但在武汉,这两个概念是混淆的。 有些月嫂称考有正规的资格证,其实是指育婴师证。记者从省职业鉴定中心了解到,育婴师证分为初级、中级和高级三个级别,该中心只发高级证,初级和 中级由武汉市职业鉴定中心发。想要获得资格证,需先经过专业培训,包括理论和实际操作,然后进行严格的考试。到目前为止,高级育婴师证在全省范围内只 发了百把个左右,初、中级的也不多。 武汉现在有多少月嫂?尚无官方统计数字。一位从事家政行业10多年的业内人士称,目前武汉专业的月嫂公司有20多家,一般一家有100多名月嫂;家政公司 兼做月嫂项目的有近60家,一般一家也有10多名月嫂,按此推算,目前在武汉从事月嫂工作的至少有3000人,绝大部分人没有育婴师资格证。 据悉,为帮助贫困或下岗妇女再就业,妇联、工会常组织月嫂培训,但培训结束后发的是结业证。大多数家政公司都是自己组织培训,然后自行制作颁发月 嫂证。 那么,月嫂服务到底值多少钱?2007年8月,武汉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发布了对这一行业的指导价,母婴护理900—1500元/月,育婴员600—1000元/月。但记 者从多家公司采访了解到,月嫂的报价几乎都高于这些数字:“初级月嫂”的起步价一般都在1300元以上,“星级月嫂”甚至高达5000多元。 “高级育婴师”喂牛奶时呛坏孩子 月嫂市场鱼龙混杂,造成了一定的安全隐患。记者从武汉市工商局12315指挥中心了解到,关于月嫂的投诉不少,仅今年以来,经该中心处理过的就有10多条 。 月嫂公司推荐来的“高级月嫂”,第一次喂奶竟差点要了孩子的命——今年3月26日,家住虎泉的陈女士向武汉市工商局12315和本报投诉了这起事故。 陈女士说,2月21日,她与一家月嫂公司约定2500元/月请一位月嫂,合同签订后交了300元定金,对方表示可试用三天,若满意就交付余款。第二天上午,一 位费姓月嫂到岗,试用后陈女士付了余款。谁知刚干了几天,费姓月嫂突然说她感冒不能再做了,便离开了他们家。 后来,在陈女士的一再催促下,该月嫂公司又派来一位罗姓“高级育婴师”,不料她第一次喂牛奶时就让孩子呛奶了,还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处理,直呼孩 子“不行了”。陈女士夫妇迅速把孩子送到省妇幼保健院急救,几个小时后孩子才脱险,但由此导致上呼吸道严重感染,住院10天后才恢复正常。 后来,经工商部门处理,月嫂公司才退还了陈女士的2500元,并赔偿相关费用4000元。陈女士气愤地说,本来想请个月嫂帮帮忙,没想到反添大乱。 12315指挥中心负责人付鸿竹介绍,关于月嫂的投诉问题主要集中在四个方面:一是月嫂公司无证照、从业人员没有相关资格证;二是月嫂服务质量差;三是 月嫂的真实身份及健康状况不明;四是发生纠纷后找不到责任人。 管理部门应对月嫂质量予以把关 一方面是市场混乱,一方面却是需求巨大。省妇幼保健院平均每月出生500多名宝宝,其中1/3左右的产妇会请月嫂;在同济、协和医院,一半以上的产妇都 会请月嫂。 省妇幼保健院产科主任肖梅介绍,在胎儿娩出至满月这段“月子”时间里,产妇和宝宝都需要特别照顾,请一位合格的月嫂帮忙,产妇能避免照顾宝宝导致 的劳累过度,恢复会快些、好些,孩子也能健康成长。 该院社区家庭保健部是武汉地区最早提供推介月嫂服务的公立机构,但自今年年初起,就取消这项业务了。该部负责人郑曼珍说,取消之举实属无奈,因为 月嫂素质参差不齐,有些即使经过培训也无法合格;而且,没有行业规范,也不好管理。 郑曼珍说,很多人认为月嫂的职责就是照顾孩子,其实不然,月嫂必须具备一定的育儿经验,对新生儿的突发性疾病能做出迅速且正确的处理,还要具备相 当的耐心和爱心,因此,相关政府部门应对月嫂质量予以把关。 她建议,可以参照驾驶员的管理模式,包括培训、考证、审核(年审)三个方面。除了“管”外,还要“帮扶”,月嫂也应享受劳动保障。 湖北省妇女儿童发展中心副主任韩秀云认为,月嫂的培训非常重要,应让从业人员懂得如何科学地护理产妇和新生儿,学会科学的育儿方法。相关部门应对 培训资质有所规范,比如,对培训机构审核资格。 此外,有关部门还应加强对月嫂公司的监督管理,从月嫂输出源头上抓起,家政公司有责任对月嫂的来历、健康状况等做到深入了解、严格挑选,还要对月 嫂的职务行为引发的纠纷负责。 不少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呼吁:为了更好地满足市民需求,月嫂行业亟待制定强制性规范。
上一篇: 奥运临近 武汉月嫂市场“喊急”
下一篇:没有了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